真人番摊官网关注互联网产品管理,交流产品设计、用户体验心得!

魏明伦变脸完整剧本

时间:2018-12-29 11:40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几天后,人估客与人贩头在角落私议。人估客/strong 老迈,恭喜发家。人估客/strong ***,行情如何?

  人估客/strong 这几天出手十几条“牲口”,总共卖了这个代价。

  (袖里买卖)

  人估客/strong 小猫小狗,油水不多。我看干脆铺开四肢举动,牵一牵大户人家的肥猪儿。

  人估客/strong 说文雅点,“请”嘛。只需能“请”到一个土老肥的小宝物,那代价……

  水上漂 (内呼)狗娃!

  狗 娃 (内应)爷爷!

  水上漂 (内呼)船拢船埠,开饭,打牙祭喽!

  人估客、人贩头隐退。

  音乐锣鼓愉快,水上漂带狗娃驾舟跳舞上。

  水上漂 (唱)

  啊!一江风——

  渔夫唱晚,古寺敲钟,

  鸟儿归巢,鸭子归棚,

  一群群携儿带崽回家中。

  我家住在划子上,

  漂流停靠芦花丛。

  泊岸,系缆,弄炊,摆饭。

  狗娃穿戴一新,吃得苦涩,给白叟斟酒添菜,干事勤脚快手。水上漂悠然自得,喝酒抒情。

  水上漂 (唱)

  芦花丛,白头翁,

  娃娃敬我酒三盅。

  往日独叹黄昏冷,

  今朝笑看落日红。

  沾阳光,乘好风,

  老小有缘巧相逢。

  呼爷爷,唤公公,

  甜美蜜,乐融融。

  三十年重圆嫡亲梦,

  陪孙子唱儿歌啊——

  我返老还童,

  老陪少,拍巴掌,手舞足蹈,合唱儿歌。

  张打铁,李打铁,

  打把铰剪送姐姐。

  狗娃没姐姐,

  铰剪送爷爷。

  爷爷留我船上宿,

  小划子儿飘荷叶。

  水上漂 (与孩子同做摇船游戏)哈哈……

  荷叶船,摇啊摇,

  摇到外婆桥。

  外婆桥,水淹了,

  不见外婆只见桥!

  薄命的狗娃没人要,

  好心的爷爷双手抱。

  水上漂 (搂抱孩子)小嘴巴好甜,哈哈……(回溯儿歌:“打铰剪送姐姐”又没姐姐!“摇到外婆桥”又没外婆!狗娃,你的家在哪里?

  水上漂 (黯然)狗娃,你姓啥?

  水上漂/strong 你爹?前几天卖你阿谁人会是你爹?哼,哪有亲爹卖儿子不流泪的?他满口生意经,是小我估客嘛。 (挽起孩子衣袖)看,青一块, 紫一块,对畜牲也不克不及如许下死手打呀!小苦瓜啊,你被那些黑心萝卜整得好惨啊!

  狗 娃 (涕零)爷爷……

  水上漂 (安抚)狗娃,打在你的身上,痛在爷爷心上。爷爷是个糍粑①心肠,你有缘赶上我,否极泰来了。从今向后,你就是我的孙子。哪个再敢欺负你,爷爷我给它拼命!(感动,咳嗽)

  狗 娃 (忙给白叟捶背)爷爷、公公……

  水上漂/strong 好,抠上去一点,下来一点,对了,恬逸,好安闲……

  音乐徐起,水上漂享受嫡亲乐,拉起身常话。

  水上漂/strong 狗娃,爷爷也是一个薄命人啦。爷爷的爷爷没有留下地步房廊,只留下划子一只,闯江湖不宿客店,跑船埠俭省号钱,我一辈子都在水上漂来漂去。年轻那时候,娶了 —个婆娘,生了一个儿子……

  水上漂/strong 唉,儿子出天花死了,独苗苗早就断了。婆娘哩,嫌我穷,跟野汉子跑了。哼,幸亏,我没把变脸绝活儿传给她,从此矢语再也不跟女人打堆了。呸,女人家,扫把星,滚她妈的三十三!

  狗 娃 (一震,遏制挠痒)……

  狗 娃 (掩饰)我,我抠累了。

  水上漂/strong 莫累坏了,来,过来安息。 (将孩子揽到怀里)

  狗 娃 (依偎)爷爷,你真好。

  水上漂/strong 爷爷待你好,是对你无望啊。爷爷老了,越老越怕。一怕断了我家香烟,二怕断了家传绝活儿,这才收你做我的孙子。爷爷把心掏给你,教你变脸本领,望你给我传宗接代。

  狗 娃 (喜悦)爷爷,我要学变脸,快教我嘛。

  水上漂/strong 好,我先教你几句口诀,记住:家传绝技,独孤一枝。

  水上漂/strong 记清晰 ……传女变节先人……要遭天打雷劈哟……

  水上漂连声哈欠,渐转梦话,打起盹来。狗娃悄悄松出白叟怀抱,童心独语,对月抒情。

  月亮走,我也走,

  我和月亮交伴侣。

  给你说句悄然话——

  我是黄毛小丫头!

  又是喜,又是忧,

  小丫头赶上好老头。

  苦衷不敢说出口,

  害怕爷爷把我丢!

  月亮走,我不走,

  我和月亮分分手。

  月亮躲进乌云后,

  我愿留在划子舟。

  音乐行弦,水上漂睡眼惺忪嘀咕。

  水上漂/strong 早点睡,明天还要赶场卖艺,快进舱去睡吧……

  哎,哎,你朝哪里走?

  水上漂/strong 用不着上岸,就站在船头,往河里一冲嘛。狗娃没法站着撒尿,趁老头蒙眬打鼾,轻手轻脚下船,拨开芦丛寻视便利之处。猛然发觉草中一物,骇得步步撤退退却。

  狗 娃 (呼救)蛇!有蛇呀!

  水上漂一跃而起,猛省出事,飞步上岸救护孩子,不屈不挠与蛇奋斗,抓住蛇尾一抖,甩进草丛。返身抱起孩子。跳上船头,喘气不决,忙着关怀狗娃。

  水上漂/strong 蛇咬着你没有?伤着哪里没有?

  狗 娃 (惊魂不决)没有,没有,吓死我了!

  水上漂 (长吐一口吻)阿弥陀佛,保佑我孙子逢凶化吉! (指摘)我叫你不要上岸,你为啥偏不听话…… (忽感手腕痛苦悲伤,发觉本人受伤)哎哟,老子被蛇咬一口,起先不痛事后痛!(仓猝用嘴吮毒)

  水上漂 (吐出毒液)快,掌灯,拿酒来! 狗娃掌灯火,捧酒碗。水上漂喝一大口,喷到手腕伤口消毒。再撕下衣裳一角,用灯火,点燃布条,装进碗内。

  水上漂 (号令)狗娃,撒尿!

  狗 娃 (一怔)尿?

  水上漂/strong 孺子尿,拌布灰,家传单方,消肿去毒!快撒尿!解开裤子,尿到碗头!

  狗 娃 (猝不及防,得到对策,天性地捂住裤子撤退退却)不,不……

  水上漂 (狐疑顿起,似有所悟,厉声催逼)你、你咋个了?给我撒尿!

  狗 娃 (被迫哭叫)我、我是女的!

  水上漂/strong 啊! (恍然大悟,从头审视假小子,气得双手哆嗦)格老子的眼睛瞎了!酒碗破坏,灯火熄灭。黑暗,远处吼起无词的川江号子……

  复明,满天阴霾,满江愁浪。水上漂手腕伤口已草草包扎,闷坐岸边,狠抽旱烟。狗娃在一旁惭愧而严重地期待老头选择。

  水上漂 (苦笑)谁是你的爷爷?格老子一场空欢喜!(呵斥)你小小年纪就充任假货,通同人估客,骗了我老江湖。

  狗 娃 (断续分辩)我不是骗子。我被卖过七次了,都嫌我是女的,都把我当牲口卖……我怕说出来,你也把我卖了。

  水上漂/strong 我不会卖你,可也不会留你。男娃子是个宝,女娃子是根草,格老子要宝不要草。这是川资,这是干粮,送给你,自谋活路去吧。

  水上漂送钱送粮,欲解缆登舟。狗娃呼叫下跪,抱住老头后腿哭诉。江水啜泣,为之帮腔。

  帮腔人 (幕内代言)

  小小心灵受损害,

  童言抱怨童声哀——

  千不应,万不应,

  不应错投女儿胎!

  不应生在穷乡里!

  不应赶上洪流灾!

  被人拐,被人卖,

  被人骑,被人踩……

  只见人人良心坏!

  鞭打牲口爬悬崖。

  没想到世上还有好人在,

  爷爷呈现笑容开。

  把我看成人对待,

  亲激情亲切热贴胸怀。

  舍不得这份情啊!

  割不竭这般爱!

  天上雁鹅排对排,

  扯烂衣裳不分隔!

  好雁鹅,快飞来 ——

  给狗娃帮腔说情补补台!

  帮腔人 (回声而出)

  帮腔帮她说句话,

  幕后走到台前来!

  满场观众也悲哀,

  要求老夫留女孩!(隐退)

  水上漂 (唱)

  老夫心并非铁石块,

  是留是丢几盘桓……

  狗 娃 (抓住一线但愿,急唱快板)

  我比男娃子更勤快,

  能干粗活能挑抬。

  下河帮你洗铺盖,

  烧饭帮你劈干柴……

  你桌上只添一双筷,

  我不馋嘴,不挑菜,

  学本领,听放置……

  你收个孝敬的孙女划得来!

  水上漂 (唱)

  催人滚滚泪!

  背着娃娃揩……(返身望天三思)

  雁鹅阵阵飞天外,

  炊烟袅袅起楼台。

  我家香烟今安在?

  愧对祠堂先人牌。

  养儿方能续儿女,

  女生外向招祸灾。

  狗娃休把老夫怪——

  重男轻女自古来!

  水上漂心一横,顿脚踢开女孩,跳上小舟,轻篙一撑,船如箭发,开往下流。

  狗娃沿着河岸追逐小舟,踏进浅水呼喊爷爷,水漫到膝,波涌到腰……

  水上漂回头一看,女孩在水中沉浮!

  老夫嘴上大骂,步履却很判断——投河救人!艺人不愧绰号水上漂,弄潮之术极高,敏捷救起女孩。

  狗 娃 (一息尚存)爷爷……

  水上漂/strong 死丫头,蚂蝗缠着鹭鸶脚,想甩脱又甩不脱啊!

  川江号子 无法地长叹……

  魏明伦出此刻台湾云门舞集《水月》9月11日晚在杭州剧院的表演现场。站在剧场的过道里,笔者和他渐渐商定了为“早报文化论坛”进行一次聊天。魏明伦热情地承诺着,并毫不迷糊地说:“我住在大华饭馆2117号房,就是西湖边的阿谁饭馆。”话音刚落,场灯渐暗,我们回到各自座位上,成为舞剧的观众。

  看完表演回抵家中,打德律风到“西湖边上的阿谁饭馆”,竟然查无此房。心里疑惑。直到第二天上午魏明伦再来德律风,方知精确的房间号该当是2217。

  “巴山鬼才”的大大咧咧由此略见一斑。

  [壹]开场白

  应浙江省相关方面邀请,中国剧协副主席、出名剧作家魏明伦和出名跳舞家白淑湘等一批名人前来杭州观摩“七艺节”。魏先生的言谈之间充满对邀请方的谢意。

  在戏曲界,魏明伦是“大腕、角儿”级此外人物,这个名字是可认为剧团博得“票房”的。

  今天,“鬼才”自述道,在他分开自贡川剧院前,剧院几乎每年都排他写的戏。在剧团工作过的人都晓得,只需有戏演,剧团便“全国承平”。但让剧团“承平”的他,居家的日子似乎说不上“承平”,那时获得的稿酬常常是“镜中花、水中月”。即即是“连中三元”(全国优良脚本奖)的《巴山秀才》、《易胆大》、《四姑娘》的稿费加起来统共也不外900元人民币。

  魏明伦说:“我是职业编剧,但无法以编写戏曲脚本为生,900元请客还不敷哦。小剧团的保存不容易啊。我的《潘弓足》全国有200多个剧团表演过,绝大大都剧团不付给我报答,我也不克不及怎样样。”带着四川口音的通俗话中,魏先生很宽大旷达地给本人找了个台阶下。

  [贰]“天府之国”与“人世天堂”

  四川省承办过第四届中国艺术节,浙江省承办了第七届中国艺术节。对在本人家乡举办过的艺术节,魏先生说,时间长了,印象有些恍惚了。

  问:对浙江举行的“七艺节”印象若何?

  答:我只看了几场表演,没有讲话权。但对揭幕式的印象很深,很都雅,声、光、影、色样样俱全,很像张艺谋导演的片子,具备了贸易社会和读图时代的明显特征。”

  魏明伦说,四川是“天府之国”,杭州是人世天堂,成都和杭州虽然在地舆上相隔遥远,但却有很多类似之处。“同样汗青长久,文化气味稠密,很秀丽,很恬静,是过日子的好处所。当然,两座城市仍是有不同的。”

  魏明伦话锋一转,光看川剧和越剧就能看出两者的分歧喽!“吴侬软语的越剧和高亢激越的川剧就是两种分歧地区文化的代表。分歧并不料味着彼此排斥,而是能够互通有无。你们茅威涛演的越剧《西厢记》里的张生不是还学了川剧的‘踢裼子’吗?阿谁越剧的《梁山伯与祝英台》在川剧中也很出名,叫《柳荫记》。”

  问:能否看过越剧新作《藏书之家》?

  他略带感伤地说:“茅威涛是个有儒雅之气的小生,要表示藏书精力,不容易!越剧的玩意儿少。”

  两座分歧城市的质量在魏明伦的言谈中不知不觉便演化成对两个剧种的评议,所谓三句话不离本行的职业病,如是也。

  [叁]人与“鬼”

  魏明伦是个颇具争议色彩的名人,一是由于他的剧作常惹出争议,最出名的例子莫过于1985年他写的川剧《潘弓足》,用今天人们的“时髦话”说,他写出了潘弓足在特定汗青布景和社会情况下的“人道”,关于“潘弓足”的争议以至波及海外,持续了十余年。

  敢于婉言,是魏明伦作为小我会成为争议点的另一个缘由。这些年来,魏明伦从来没有遏制过对当今社会不良文化倾向的报复。

  问:你感觉本人是如何的一小我?

  答未到,笑先来:“我是一个复杂的人。”

  问:事实复杂到多么程度?

  答:非一句话能够说清也。

  搁浅几秒钟后,魏明伦很是简练了然地回覆:“生,我是一个没有白活的人;死,我是一个值得研究的‘鬼’。”

  这话说得玄乎。细问之下才晓得,这两句话被魏明伦写进了《图说名家格言》一书的《魏明伦卷》。此书共出了五卷,包罗李敖、柏杨、王蒙、贾平凹和他。

  面前的魏明伦个头偏矮,脑袋偏大。无论春夏秋冬,一把扇子不离手掌。良多人猜想他偏大的脑袋里必然装了许很多多凡夫俗子难以具备的聪慧与才调。而那把扇子,则被魏明伦称作是“中国文化中极有档次的符号”,“你说说,哪位大国画家不画扇面?哪位大书法家不在扇面上书写?所以嘛,文人手中的扇子不只是拿来扇凉的,扇的都是文化哦!”

  [肆]旧作与新剧

  敢言本人没有白活的人大凡都是在某个范畴中有所建树的人。魏先生把本人当作“文人中的艺人,艺人中的文人”。更多的时候,他和川剧的关系密不成分,紧紧相连。有实例为证:国庆35周年庆典时,彩车走过天安门,此中一辆彩车上就是《巴山秀才》的造型。还有一例,昔时四川省多量学问分子入党,有报刊便以“巴山秀才入党记”为题加以评论。作为《巴山秀才》编剧,魏明伦天然担任得起“没有白活”的佳誉。

  创作于21年前的川剧《巴山秀才》加入了此次“七艺节”,表演地址是在温州。换了导演、舞美等二度创作人员,上演的剧团也由本来的自贡市川剧团变成了此刻的四川省川剧院。可是,魏先生说,时隔21年,除了个体称号什么的,对脚本,他几乎一字未改。

  对此,魏明伦的注释是:“倒不是说脚本曾经完满到无可挑剔的程度,而是脚本所包含的很多工具跟现实是如斯的接近。我不改,我想连结那些工具,那是早已具有的,而不是此刻加进去的。”

  一部问世21年的“旧作”能够在新世纪舞台上一展神韵,风度不变,抑或能够称之为“典范”?

  魏明伦说:“这我说了不算,还得由时间和实践来证明。”

  此次,共有两部与魏明伦相关的作品加入了“七艺节”,一部是川剧《巴山秀才》,另一部是歌舞《大唐华章》。前者,他是编剧;后者,他是艺术总监。让他对本人的作品作个评价———

  魏明伦说:“都是本人的儿子噻……”

  魏明伦:人称“梨园奇人”、“巴山鬼才”。

  1941年出生于四川内江。童年失学,9岁随父从艺。先后任演员、导演、编剧等职。

  20世纪80年代起,他以“一戏一招”的立异精力先后写作《易胆大》、《四姑娘》、《巴山秀才》(与南国合作)、《岁岁重阳》(与南国合作)、《潘弓足》、《夕照祁山》、《中国公主杜兰朵》、《变脸》等一批在国表里有影响的戏曲文学脚本。他同时又兼作散文、碑文,别具一格,蜚声文坛。

  “此刻除了贫富两极分化外,还有一个两极分化:高科技与低人文的两极分化。一方面,高科技渗入到我们的糊口,人们玩的手机、电脑、数码相机,都是高科技产物;可另一方面,年轻人的人文素养,特别是中国人文素养太低了。”———2004年3月,魏明伦说“两极分化”

  “说白了她(小燕子)就是一个以蒙昧、没有文化为荣,蒙昧即无畏,带有一些痞子性的女孩子。‘小燕子’有点像一个女的韦小宝。可是金庸在写韦小宝时是带有批判性的,并不表扬他。而琼瑶在写‘小燕子’的时候,是带有一种赏识、表扬的立场,如许就起了(欠好的)指导感化。”———2002年3月,魏明伦痛斥“小燕子”

  如许能够么?

  关注 互联网的一些事 官方微信,回复" 435 " 即可在微信里阅读本篇内容。

  在查找公众号中搜索:织梦58,或者扫描下方二维码快速关注。

围观: 9999次 | 责任编辑:admin

回到顶部
describe